直销企业华林集团被查 旗下酒企领酱国酒命运多舛

直销企业华林集团被查 旗下酒企领酱国酒命运多舛
2019年05月04日 01:24 中国经营报

  直销企业华林集团被查,旗下酒企凸显后遗症

  领酱国酒命运多舛 资本竞逐酱酒变局

  孙吉正

  “我们还有部分存货,而且都是2015年生产的领酱国酒。”在淘宝网上,一家白酒零售企业服务人员推销说,他们销售的领酱国酒就是娃哈哈生产的,但企业如今已经停产。

  销售人员不知道的是,这家领酱国酒早已是大型直销企业华林集团旗下的业务板块,该公司也从茅台镇领酱国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领酱国酒”)变更为茅台镇华领国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领国酒”)。随着今年初华林集团因涉及传销被查,领酱国酒也是命运多舛。《中国经营报》记者询问茅台镇多个白酒从业人士,介绍说目前该企业并未完全停产,只是一直干干停停。

  随着酱香酒逐步升温,茅台镇为主产区的酱酒资源,被全国各路资本和企业追捧。其中,虽然大部分企业目标是做大做强,但不乏有投机倒把者。此前,备受行业关注的茅台镇“女大学生替父卖酒”造假事件就是其中一例。

  不仅如此,据记者了解,早在几年前就有传销组织盯上了茅台镇酱香酒这一标签,并打着“茅台镇”“酱香酒”等旗号吸引大众加入。值得注意的是,直销公司华林集团在2018年从娃哈哈手中接过领酱国酒,尚未有任何动作,就因涉嫌传销和虚假宣传问题被相关部门立案调查。

  “茅台镇和酱香酒具备强大的溢价号召力,被涉传组织盯上的原因无非两点,一是产品对公众具备一定的吸引力和市场热度,二是该产品的价格并没有被‘打穿’(即价格不透明),也正是因此给了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从事反传销的人士易铁告诉记者。

  领酱国酒命运多舛

  在白酒板块持续升温的市场环境中,飞天茅台有多火,那么酱香酒就有多火。很多企业纷纷跨界而来,其中就包括华林集团这类直销企业。

  2018年9月,娃哈哈方面承认早在2017年就将领酱国酒的部分股权转予华林集团方面的代表河北顺平县华江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江商贸”),华林集团接手领酱国酒的消息也随之散开。

  记者查询启信宝系统发现,早在2017年9月,领酱国酒的大股东杭州娃哈哈宏振投资有限公司就将其持有的80%股权,转让给了华江商贸。随后在2018年5月,公司更名为华领国酒。同时,另一股东茅台镇金酱酒业有限公司也将剩余的20%股权转让给华江商贸。此外,记者注意到,目前只有领酱国酒的股东仍为娃哈哈商业股份有限公司。

  虽然上述华江商贸在工商登记上并未显示与华林集团是否有关联,而华林集团所在地则是顺平县相邻的黄骅市。此外,在2018年9月份举行的遵义市白酒产业链专题招商会投资项目现场签约仪式上,当地政府所列举的投资签约项目中,领酱国酒收购项目的投资方被明确标注为华林集团。由此,使得华林集团从幕后走到了台前。

  对于白酒行业来说,华林集团是一家完全陌生的公司,但在直销行业,华林集团却以酸碱平等噱头,因33件投诉高居2017年直销投诉榜首。在2018年末的权健事件发生后,华林集团随之因虚假宣传、涉传等问题被相关部门立案调查。

  随着华林集团的被调查,领酱国酒的命运成了未知数。记者在线上平台梳理发现,在售的领酱国酒的出厂日期几乎都是在2015年之前,其中一名商家告诉记者,目前领酱国酒已经停产,只有库存的货物还在流通。

  茅台镇的多位行业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领酱国酒并未完全停产。“领酱国酒的工厂产能在茅台镇并不算小,但现在来看做得很差,因为销量很小,所以领酱国酒的工厂是阶段性生产,大部分时间都在闲置。”谈及华林集团接手后的情况,该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并未看出新东家接手后有什么起色,因为在娃哈哈掌管的时候,领酱国酒就已经处于干干停停的状态。

  就此,记者多次拨打华领国酒的电话,一直未有人接听,也未能证实该厂的生产情况。

  在直销行业来看,最早涉及酒水的直销企业是原为三大保健酒品牌之一的致中和。对于直销企业华林集团为何会接手领酱国酒,至今没有明确的说法。但可以确定的是,根据《直销管理条例》规定,白酒并不属于被允许直销的产品。

  易铁告诉记者,华林集团“涉传”的问题与接手领酱国酒有密切的关联。“在此之前,很多‘涉传’组织和金融平台都将茅台镇酒作为产品经营,华林集团接手领酱国酒,极有可能也是有此意向。”

  酱香酒或成传销新产品

  在易铁看来,茅台镇和酱香酒具备强大的溢价号召力,因而被涉传组织盯上。在酱香酒之前,也曾有“涉传”组织以红酒、洋酒等产品进行“涉传”活动,“其原因无非两点,一是产品对公众具备一定的吸引力和市场热度,二是该产品的价格并没有被‘打穿’(即价格不透明),也正是因此给了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10月,央视就曝光了某网络传销平台涉嫌传销被查,其平台大量高价出售各类商品中,签约价仅为864元的“茅台白酒”,在平台上的销售价格就高达12912元。

  一位北京的经销商告诉记者,由于大型酒企业开始收回之前的各种贴牌,所以现在很多经销商开始在茅台镇寻找新机会,“找一个中小型规模的酒厂,签一份合作协议获得贴牌许可,由酒厂负责生产和提供原材料并进行产品勾兑,自己联系好外包装生产商向酒厂发货,这样一款茅台镇的酱香酒也就出来了,酒的名字可以随意取,只要标明委托某某酒厂代生产即可。”

  这些茅台镇的贴牌酱香酒利润极为可观。该经销商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平均每瓶酒向酒厂支付的生产成本不到100元,瓶子加外包装则不到50元,再加上运费、贮藏等费用,一瓶酒从出厂到达北京的仓库,其成本仅在150元左右,在终端市场,这些酒的价格可以达到800元左右,涉传平台的价格更是随意定价。

  除了华林集团外,也有其他的直销企业曾深陷茅台酒的舆论漩涡。2017年6月,直销企业吉林云尚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公司与茅台不老酒无任何合作关系,在网上有不法分子借用“云尚茅台网络平台”的名号进行非法活动。当时,办案警方认定,“云尚茅台”投资活动系打着朋友间“互相投资”的幌子,以吸取消费分红为诱利,吸引众人参与的网络传销犯罪活动。

  此外,“给世界一瓶好酒”之称的天朝上品,也屡次被媒体和公众质疑涉嫌传销,陷入舆论漩涡,但目前尚未有官方结论。

  有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自去年以来,打着酱香酒旗号的各类涉传平台和组织并不在少数,他们总以飞天茅台的价值为例,向受众鼓吹自己的产品具备收藏和溢价属性。但实际上,这些酒的来源和工艺都极为不透明,甚至有的根本就不是酱香酒,但仍以极为夸张的高价格向下线出售以从事各类“涉传”活动。

  高增长的酱香酒诱惑

  实际上,诸多行外资本和企业追捧酱香酒,仍然是想从快速发展的酱香酒市场分得一块蛋糕。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酱香型白酒的总销售量约为60万吨,并突破千亿销售额,在全国白酒总产量中占比约为5%,但是创造的销售额却占15%,利润占比则超过30%。其中,仁怀规模以上酒企实现销售额应该在60亿元左右,除茅台以外的仁怀酒企整体销售额约在100亿元左右。

  酱香酒的稀缺性确实成了新的商机,使得很多资本雄心勃勃地去做酱香酒,但最终大部分都铩羽而归。其中,维维股份曾收购较为成气候的贵州醇,但其后贵州醇连年亏损。当时,为了体现酱香酒的稀缺价值,新聘的总经理李风云上演了产品直接提价近10倍的闹剧。最终,贵州醇被维维股份剥离。除此之外,海航集团也曾在茅台镇成立了海航怀酒酒业,但最终在2018年也遭到了抛售。此外,茅台镇的各种贴牌酱香酒更是多不胜举。

  “虽然有些酱香酒的品牌力无法与飞天茅台甚至青花郎相比,但由于巨大的利润空间,使得很多经销商都在通过各种办法售卖,大部分经销商在宣传上都会与飞天茅台去对比,说辞千变万化,但核心思想就是‘我的酒口感和飞天茅台差不多’。”一名经销商告诉记者。

  对于上述经销商的说法,行业专家蔡学飞则告诉记者,实际上这些经销商一般会是其他大酒企的经销商,由于自身具备了一定的经销网络、销售渠道和关系,因而会私下经营茅台镇贴牌酒,这些现象出现的主要原因,是在于飞天茅台的稀缺性以及缺少可替代产品。

  有茅台镇的行业人士指出,目前来看,行外资本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到茅台镇但做不好,主要还是因为不熟悉当地企业和市场,空有产能但规模和营销无法体现。蔡学飞对此表示,酱香酒虽热,但外来资本还是要立足于行业规则,一般的酒企都会选定一个本土市场慢慢由小做大,但很多外来资本一开始就着眼全国市场,最终落得个“贪心不足蛇吞象”。

责任编辑:李锋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5-10 泉峰汽车 603982 9.79
  • 05-10 三角防务 300775 --
  • 05-10 鸿合科技 002955 --
  • 05-07 帝尔激光 300776 57.71
  • 05-06 中简科技 300777 6.06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